慈盈六歲生日快樂 92年11月15日我的第一個女兒誕生了,上週末我特地回台南幫她慶生以下文章寫於慈盈兩歲生日 (產程全紀錄)--------------------------------------------------------------------------------------(第一集)在39周又四天的星期六 接近中午時 我在家中跟平日一樣上網 突然感覺一些微溼的液體含蓄地滲出 難道這就是破水嗎? 打電話去醫院 叫我再觀察 過了十幾分鐘 嘩啦嘩啦 真的就像瀑布一樣 我猛然從椅子跳了起來 call老公 給我死回來! 我安逸地吃著指定老公買回來的豬排便當 拎著待產包來到奇美醫院 中途還經過加油站洗車這已經是近乎下午三點的時候 在急診處掛號 被迫要坐著輪椅上待產室突然覺得自己變成一個很偉大的人似的 此刻的我尚無任何陣痛的感覺 護士和住院醫師輪番來給我內診 哇靠(這個請自行消音) 實在有夠痛捏 這時主治醫師下達指令 開始打催生 (第二集)肚子接上了一些儀器 有監聽胎心音的 也有測宮縮指數的手上打著催生的點滴 心想等了那麼久神聖的時刻就要到了 會是怎樣的痛? 待產室十多張的病床 為何出乎意料的安靜 難道今天的產婦都這般堅忍不拔 那是否意味著我等一下的呼叫聲也不能太過於出類拔萃? 我躺在病床上打電話通知母親大人 跟她說你孫子已經準備出來看你了 想不到母親大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火速搭計程車趕到醫院 這實在不太像節儉的她的作風 點滴慢慢滴著 我還是不覺得有什麼痛的感覺 還可以笑著跟朋友講電話 告訴正巧在新光三越為我添購新生兒賀禮的的她們我要生了呢護士常常問我覺得怎樣 我都說還好直到晚上七點左右 開始覺得腰有些酸 像經痛不能說很痛 但是極度的不舒服 我不安份地在床上左右扭動 胎兒的心跳有時到達一分鐘200下 護士問我是不是很緊張 我說還好 我覺得應該是她太興奮了 老公買了一杯木瓜牛奶 還有點心一堆 說是吃了東西才有體力生 拜託 這麼不舒服誰還有興致在這裡野餐 勉強喝了幾口 老公還拿著新買的數位相機拍著我悲慘的樣子 真的想拿東西砸他(這些照片已全數被我銷毀) (第三集)九點 阿阿阿.... 愈來愈痛了 為什麼? 為什麼我只能躺在這裡專心地感受著每一次的陣痛我是那麼那麼的痛, 那麼那麼的難受為什麼沒有任何人能幫我減輕這樣的痛苦我忍不住學起了瓊瑤連續劇中的男主角歇斯底里地掐著無辜的路人甲死命搖晃與吶喊(以整合負債上純粹是形容, 我沒有這樣啦!) 媽媽說 我如果很痛 叫出來沒有關係 可是當我稍微哼一下 護士就會非常理智地提醒我 不要浪費力氣叫! 說的也是, 叫了也不會比較不痛阿!喔喔喔...怎麼辦? 到底還要等多久 這時任何一個人的一句廢話都會令我抓狂 聽到手機鈴聲更令我暴怒我的世界現在完全容不下無關緊要的噪音儀器上的數字愈飆愈高 這表示子宮收縮的強度一再增強 老公每次看著數字開始往上竄時 就會事先提醒我說 來了喔 然後我就會崩著神經 專心用呼吸來度過每一次的陣痛 記住 呼吸的速度一定要放慢真的不需要事先去上什麼拉梅茲只要慢慢吸氣慢慢吐氣就對了講白了就是在分散你對痛的注意力老公在一旁一起吸吸吐吐還真的是蠻管用的其實 我也是有要求要打無痛的 因為我深怕晚點我會受不了 沒辦法 事前已經被很多人恐嚇過了只是我聽見護士酷酷地告訴老公 「再痛也不過就這樣子了 你就多多鼓勵她吧!!」 看樣子這筆錢醫院也不屑賺心裡一陣絕望 感覺就像小丸子的爺爺受到刺激時 整個人掉入漩渦之中 (第四集)所有的產婦都必須接受兩種必經的處置 那就是灌腸和剃毛 我還得步履蹣跚地拖著點滴瓶去上廁所 護士竟然先交代 等一下上完先不要沖水 她要過來看看我所製造的"量"是不是足夠的 什麼? 我第一次聽到產房的護士還有這樣的任務 要到廁所看大便夠不夠多 在此獻上十二萬分的敬意 也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一波更強的陣痛讓我整個人哀了起來 只差沒滾到床下去 老公急喚護士前來 手指進去一探 判斷我應該是快要生了 我開始被指導著如何用力 剛剛喝的木瓜牛奶隨著我的每一次陣痛用力 受擠壓上升至喉嚨 你可以想像食道裡充滿著木瓜牛奶像水銀柱般上升又下降 上升又下降嗎?我又痛又想吐 披頭散髮 眼神充滿了恨意 想必此刻的我必定宛如異形一波又一波高潮迭起的陣痛 並沒有讓我忘情地呼天搶地 在這種緊要關頭 真的可以見到一個人最深沉的性格 我不吭氣不吼叫的專心呼吸和使力 也許可以給隔壁床的產婦一點信心和勇氣 而我娘看我如此鎮定地生孩子 更是疑惑地在事後問我 我怎麼覺得你生小孩好像一點也不痛? 就在護士說 已經可以看見五元硬幣大小的胎頭時 我終於準備要進產房了 雖然此時的我正是痛苦的最高就如同七極強震外加龍捲風和大海嘯席捲整個小小的台灣島 但我內心的快樂卻是難以言諭的 因為我知道我即將跟這一切的痛苦說再見 (第汽車貸款五集)我如同即將赴戰場壯烈成仁的勇士經過了列隊向我致敬的眾產婦家屬被推往神秘的產房我得先自己從推床移到產台 再東挪西挪地調整作戰位置我一直覺得這是個非常沒有人性的環節你可以想像一個大腹便便又痛到快要崩潰的孕婦還要挪動自己的大屁股躺到一張床 是多麼艱困的動作嗎?但這已經比我同學的遭遇好多了 她還得要利用陣痛的間隔自己快速走到產房就位呢 老公此刻被請出去更衣 我就一味任人擺佈 並焦心地引領等待著我的救世主—林鏡川醫師 他終於老神在在地出現了 但是我的老公人呢? 為什麼還沒有進來? 誰還等他呀! 媽的快讓我生吧! 醫師在我前方坐了下來我知道重點部位被劃上了一刀 痛嗎? 廢話 但是那種痛怎可比擬我所受到的煎熬 老娘這回不管三七二十一 我拼了命也要生出來擠 擠 用力擠 請自行想像吾人滿臉通紅齜牙列嘴的模樣 沒有女人會在這個時候在乎形象的問題 反正整體都處於一種極其不雅的狀態 一切都豁出去了! 我意志堅決地全力一搏 全身上下充滿了鬥志不管有多麼多麼痛 我一定要生出來 肚子被一雙有力地手用力一推 那裡可以強烈感受到撕裂的痛苦(我沒有誇張, 是撕裂!) 一切地痛都沒有阻止我繼續用力的決心 一股暖流從兩腿間流出 哇哇哇 晚上11:06 寶寶誕生了!! (第六集)累攤在產台上 瞇著眼望著眼前的手術燈 耳邊一直傳來寶寶哇哇哇的哭聲 是一種由丹田發出 就像電視劇小嬰兒出生那種配音一樣 真的耶 一模一樣 可是我完全沒有任何應該有的喜極而泣 沒有狂喜 沒有感動 什麼都沒有 一片空白 老公進來了 完全呆掉 瞎密? 已經生了 手忙腳亂抓起數位相機 非常不熟練地拍攝著一旁的寶寶 (事後發現他拍得很糟, 請各位男人務必事前演練熟悉操作流程) 我呢 還得等著被醫師縫合傷口 聽說用力太猛 還是出現了裂傷告訴你 縫傷口的痛實在不雅於生孩子 雖然醫師打了麻藥我還是不斷地哼哼哀哀護士將有保暖作用的燈照在我的胸前 在寶寶做了簡單的護理與檢查之後 她輕輕地用被單包著她 靠到我身邊 "是個女生喔! 肉肉的好可愛呢!" 我看著這位稱不上美女的3146g小肉球 終於露出了久違的笑意 紅通通的小傢伙被輕輕地放到我的前胸 軟咚咚地趴在我的乳房 我安靜地欣賞著 她好小 卻又好精緻 我用手指輕輕滑過她的背 摸摸她的小屁屁 就深怕傷到了眼前這個小小的藝術品 一顆精子與卵子的結合 經過九個月的灌溉 住在充膠原蛋白滿羊水的子宮 竟然可以長成這樣 小小的五官 小小的四肢 還有撲通撲通的心跳和溫度 世界上最神奇的事 不就是生命的繁衍嗎? 經過醫護人員細心的善後之後 小寶寶被推走 而我也再度回到待產室 現在輪到隔壁床的產婦開始呻吟 她是這樣叫的 "阿~~老公! 阿~~老公" 是那種帶點撒嬌, 卻又不失悲悽的語調 而我卻見她老公一副"就是一定會痛阿! 你叫又怎麼樣"的表情 吼! 阿不然有種你來生阿! 臭男人! (第七集)不過你能了解自己剛剛受完一場磨難 現在自己解脫了 又眼看著別人正要開始的感受嗎? 只能說 慶幸自己平安順利地度過了傳說中的恐怖生兒歷險記以第一胎來說 這樣的產程並不算長這時護士端來了一碗蒸蛋讓我墊墊胃剛升格外公外婆的人喜孜孜地來到我面前“恭喜喔! 小孩好可愛喔! 臉頰彭彭的 我們叫她的時候 她還有睜開眼睛耶’看他們興奮成那個樣子 我彷彿還可以見到他們眼角泛著淚光相信這樣的喜悅 一定遠遠勝過於我考上第一志願吧半夜終於轉至病房 生平第一次住院 卻是帶給人無比歡愉的喜悅不過 千萬別以為痛苦已離我而去半夜三我就被叫醒要餵奶自己是生手 她也是生手我不會餵 她也不會吸兩個人都手忙腳亂地學習 然後我傷口又痛得要死 好像什麼姿勢都很不舒服寶寶又猴急亂亂吸 我的ㄋㄋ很快就破皮是誰說這時候的女人會充滿母性愛的光輝的?我每天都累個半死 沒能好好睡覺 沒能好好坐或好好站例行的子宮按摩痛得我哇哇叫傷口也不停地痛 還是得要尿尿嗯嗯ㄋㄋ破皮還是要三步五時被用力吸你覺得這時候的我 臉上會有什麼慈愛的光環嗎?我沒有面目可憎 就應該萬幸了! (第八集)一轉眼 兩年過去了當初醜不隆咚的小肉球如今已經是個會講話 會扮鬼臉 會生悶氣 會唱兒歌的美少女現在寫這篇回憶錄 心理著實非常感慨原來 兩年可以有這麼大的轉變妳從一個小小的受精卵長大成一個小小的獨立個體我從一個少女 變成一個媽媽我總是陪著妳 一起看巧連智我總是帶著妳 到公園玩溜滑梯我們在浴缸裡快樂地泡澡我喜歡將妳打扮得像可愛的娃娃我知道有一天 妳不會像無尾熊般這樣粘著媽媽所以當妳開口要媽媽抱抱時 媽媽都盡可能地滿足妳慈盈 這個名字是媽媽幫妳取的希望妳有顆慈悲的心 還有豐盈的人生媽媽會留下這篇精采的回憶錄給妳當嫁妝雖然爸媽已經離了婚 沒有辦法一直在妳身邊照顧妳但是媽媽永遠都會很愛妳很愛妳 ~(完) 面膜
創作者介紹

訂作傢俱

ns57nspe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