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見習記者周宵鵬
  為將村支書趕下臺,村主任設局偷拍村支書嫖娼,隨後藉此上訪“舉報”,並煽動村民多次圍堵縣委、縣政府;村大隊出納利用職務便利非法侵占村集體資金22萬元,還在村裡橫行霸道,非法占用農田,阻撓正常施工……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案件竟然真實地發生在河北鄉村中。
  今年9月起,河北省公安廳組織全省公安機關開展在農村深化打黑除惡滅霸掃痞專項行動。近日,邢台市公安局召開新聞發佈會,通報農村打黑除惡滅霸掃痞專項行動階段性戰果,7名村“兩委”幹部涉嫌黑惡痞霸被抓獲。
  邢台市公安局新聞發言人楊紅梅表示,在農村地區,一些黑惡勢力痞霸分子,長期把持基層政權、橫行鄉裡、欺壓百姓,嚴重侵害群眾利益,也損壞了黨和政府形象。
  
  ???不擇手段把持基層政權
  
  今年初,邢台縣公安局根據群眾舉報線索,對該縣晏家屯鎮城界村59歲的支書關某嫖娼一案進行調查。警方調查發現,關某嫖娼一案竟然是人為設局。
  2013年5月,城界村30歲的村主任賈某為將村支書關某趕下臺,與他人串謀,將關某引到事先安裝好攝像機的房間嫖娼。事後,賈某指使他人將錄像製成光盤、照片,到有關部門上訪要求對關某予以撤職。在此期間,賈某還讓他人組織骨幹分子、煽動村民以要求撤換關某為由,多次圍堵縣委、縣政府及晏家屯鎮政府。
  為將關某趕下臺,賈某處心積慮。但就在2012年,賈某還與關某一起,組織煽動本村村民上百人,以索要某焦化廠徵占城界村地款為由,圍堵該廠大門20餘小時,造成工廠直接損失數萬元。
  今年9月,邢台縣公安局將賈某、關某等13名犯罪嫌疑人抓獲,賈某、關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批捕。目前該案已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為了達到控制操縱基層政權的目的,一些村支書或村主任靠拳頭和惡名,不擇手段,將村‘兩委’班子變成了自己的家天下。”河北省公安廳相關負責人介紹,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3年,河北省已打掉的涉黑組織頭目中,身份是村支書或村主任的就有9名。
  2013年8月,保定市曲陽縣七里莊原村支書劉會民涉黑案一審宣判,劉會民被判處死刑。公訴機關指控,自2001年劉會民擔任七里莊村村主任、村支部書記以來,利用非法手段操縱基層選舉,通過安插村兩委會人員、安排入黨、發放獎勵和補助、為違法犯罪者“平事”、提拔為村幹部等手段,先後將多名涉案人員籠絡在身邊,並控制組織成員,使其言聽計從,從而掌控七里莊村的管理權。
  同年,河北警方打掉的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團夥中,還有保定市新市區西五里鋪村原村主任於建傑、保定市新市區沈莊村原村主任李傑和承德市灤平縣南山根村原村主任段彥利組織領導的黑惡團夥。
  “這些村幹部的‘發家路線圖’都是典型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坐大成勢’之路。”河北省公安廳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這些村支書或村主任,通過職責分工使團夥成員之間形成較為明確的層級制約關係,甚至將村兩委班子逐步蛻變為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團夥。
  
  瘋狂斂財方式簡單粗暴
  
  記者在邢台市公安局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獲悉,在農村打黑除惡滅霸掃痞專項行動中,趙某因涉嫌非法占用農用地罪、職務侵占罪被依法逮捕。
  邢台警方介紹,2006年至2009年,趙某在擔任邢台縣西小郭村村委委員和出納期間,利用職務便利非法侵占西小郭村集體資金22萬元。同時,趙某還以村裡所建的新民居建設沒有經村委會通過,以及其和建築承包商謝某有債務糾紛為由,採取驅趕工人阻止工地正常施工為手段,向施工方謝某敲詐人民幣現金共計12萬元。
  邢台市公安局相關辦案民警表示,從根本上說,部分村幹部熱衷於成為“村霸”,關鍵還是以非法利益為追求目標,通過非法的手段來滿足自身的物質需求。由此,瘋狂斂財成為這些“村霸”幹部把持基層政權後的主要不法行徑。
  河北省公安廳相關負責人表示,村幹部涉黑團夥的斂財方式簡單粗暴卻利潤驚人。
  在劉會民涉黑案中,警方偵查發現,劉會民涉黑團夥對妨礙其利益的村民肆意毆打、拘禁,毀壞村民田地、財物,指使團夥成員大肆實施故意傷害、妨害公務、受賄等違法犯罪案件50餘起,造成多人重傷、輕傷,非法斂財高達7000餘萬元。
  在保定警方打掉的另一起村幹部涉黑案件中,西五里鋪村原村主任於建傑先後糾集多人,實施一系列涉嫌違法犯罪行為,斂財3000餘萬元。現已查明,以於建傑為首的團夥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多項罪名,涉及刑事案件24起。
  為牟取暴利,涉黑村幹部往往還採用暴力手段敲詐勒索商業人士。劉會民涉黑團夥在某些企業工程建設期間,以組織村民鬧事、阻撓施工、挖溝斷路等暴力威脅手段,強行在企業入股退股、承攬企業建設工程;保定市新市區沈莊原村主任李傑多次找到保定市某房地產公司負責人,以干擾該公司開發的某居民小區工程開工相威脅,敲詐勒索該房地產公司現金300萬元。
  
  ???疏於監管鄉村法治疲軟
  
  今年9月起至年底,河北省公安廳組織全省公安機關開展在農村深化打黑除惡滅霸掃痞專項行動,重點打擊把持基層政權、插手重點項目建設,橫行鄉裡、侵害群眾利益,侵占集體財產、壟斷集體資源,違規買賣集體土地、侵吞徵地補償款等違法犯罪行為,向農村黑惡勢力發起凌厲攻勢。
  行動開展以來,僅邢台市就打掉涉惡、涉痞霸團夥66個,其中涉及到農村團夥26個,抓獲犯罪嫌疑人163名,偵破敲詐勒索、非法拘禁、強迫交易等案件90餘起,涉及到農村“兩委”幹部7人。這些階段性的戰果有力震懾犯罪的同時,也反映出鄉村法治建設進程中存在的問題。
  個別村幹部目無法紀、操縱選舉、籠絡打手、強行斂財,這些本應該為村民服務的村官,搖身一變成為為害鄉裡的“村霸”,甚至成為百姓深惡痛絕的“黑老大”。村官成為“村霸”的問題,凸顯了鄉村法治的疲軟。
  “儘管違法犯罪村官的數量不多,但它的破壞效應比普通村民大得多,一個人往往會破壞整個基層組織的常態。”邢台市公安局相關辦案民警表示,他們在偵查過程中發現,鄉村法治觀念缺失問題依然十分嚴重,甚至在個別人的暴力威懾下,基層選舉過程和結果流於形式,一些政治素質不高、稱霸一方的地痞等混進了村幹部隊伍。
  有學者認為,在時下的鄉村,過去依賴於宗法倫理的家族村社自治格局正在瓦解,部分黑惡勢力趁機發展,對基層權力形成攫奪。而個別偏遠的鄉村仍是法治延伸不到位的地方,導致許多村霸地痞都處在法治“無人區”。
  需要註意的是,由於目前對農村幹部的監督管理工作存在機制不健全、管理不規範、監督力度不夠等問題,各級部門對於出現的村幹部違法犯罪問題不能及時處理,一定程度上滋長了這些問題村幹部的腐敗及違法犯罪行為。
  “只有法治的陽光照進鄉村的每一個角落,才能消除‘村霸’生存的土壤與空間。”河北省公安廳相關負責人表示,相關部門要加強協調配合,有效形成合力,加大對村官職務犯罪的懲治和預防力度,還群眾一片民主、自由、和諧的晴空。(完)  (原標題:村官成“村霸”凸顯鄉村法治疲軟)
創作者介紹

訂作傢俱

ns57nspe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